您的位置:首页>百君文论>详情

长生疫苗事件 | 拿什么罪名来惩治你?

发布时间:2018-09-06刑辨要闻

文稿 | 权力智 


近期刷爆朋友圈的一个事件,毫无争议地就是长生生物公司的问题疫苗事件。长生生物在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过程中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其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该批25万余支百白破疫苗已经全部流入市场,被注射进了超过25万天真烂漫的孩子体内。


这次事件中影响最为广泛的疫苗是:百白破


其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是个啥意思呢?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打了等于没打或者免疫效果被打了折扣。孩子这辈子若是不幸碰上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这三种,至少大人孩子都得在医院一起脱成皮。而这一切,本是那四针当然应该“有效”的疫苗可以避免的。


本次疫苗事件,超过25万的孩子可能受到影响,而作为涉事方之一的长生生物,受到过怎样的处罚呢?这批指标不符合规定的疫苗,之前的处理结果是:没收库存186支,罚款300多万元。


这几个明晃晃的数字刺伤了多少家庭的心?除了这25万孩子,还有无数家长陷入了恐惧: “我孩子身上的疫苗,现在是起作用的么?如何得知?怎么验证?”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在相关话题下呐喊:这种人至少该判无期不得假释!


而事实呢?我国刑法治得了这些作恶者吗?拿什么罪名来惩治你,长生生物?

非法经营罪,行不行?


这是目前网络讨论得最多的罪名,不少媒体都援引了因为生产、销售问题疫苗而被法院认定为非法经营罪的真实案例,例如庞红卫、孙琪非法经营疫苗案(山东省高院[2017]鲁刑终57号裁定书)、赵磊非法经营疫苗案(岳阳市中院[2017]湘06刑终29号判决书)等。


如果被认定构成非法经营罪,长生生物的直接责任人员将被处以5至15年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同时长生生物将被处以罚金。比之部分公众希望的死刑与刘强东提到的无期,似乎还轻了些。


本次疫苗事件能否适用这个罪名?


从非法经营罪的本质上看,该罪是需要在未取得相关行政许可的情况下实施某种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但是本次涉事的长生生物是获得了生产、销售疫苗生产资质的,因此非法经营罪难以适用。而前文列举的相关案例,都是不具有生产、销售疫苗资质的人员发生的生产、销售疫苗,与本次疫苗事件的情况并不相同。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行不行?


有不少人认为长生生物应当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从表面上看,生产、销售问题疫苗的行为对社会公众的身体健康确实造成了危险,且刑法对该罪的具体行为也没有明确规定,以该罪名定罪,似乎有道理。


如果被认定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共安全罪,长生生物的直接责任人员将被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这应该可以达到大部分人的期许。


本次疫苗事件能否适用这个罪名?


其一,从刑法理论上看,该罪名的具体行为一般具有直接进攻特点,比如开车冲撞人群等,但本次事件中,生产、销售问题疫苗对于人们健康及生命安全的威胁实质上是一种间接行为,其必须借助于后续注射等行为才能真正威胁到人们的身体健康;


其二,从现状来看,本次事件中的涉事疫苗未直接造成注射者身体损害,仅是将注射者暴露在了本不应该承受的风险之中,而这种风险并不具有该罪名所要求的那种直接现实的危险性,因此对于长生生物,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治罪,恐怕有些困难。


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行不行?


一般人会感觉,这两个罪名是最能直接与本次作恶行为对应的。如果被构成生产、销售劣药罪,长生生物的直接责任人员将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长生生物将被处以罚金。如果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最高刑可达死刑。这个结果,应该更符合公众的期待。


本次的问题疫苗究竟是属于假药还是劣药?


对根据《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劣药”主要是指:未标明有效期或者更改有效期的;不注明或者更改生产批号的;超过有效期的;直接接触药品的包装材料和容器未经批准的;擅自添加着色剂、防腐剂、香料、矫味剂及辅料的;其他不符合药品标准规定的药物。


至于“假药”,根据两高签发的《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的规定,只有符合以下情节之一的才属于刑法上的“假药”:含有标准的有毒有害物质的;不含所标明的有效成分的,可能贻误诊治的;所标明的适应症或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可能造成贻误诊治的;缺乏所标明的急救必需的有效成分的。该批百白破疫苗,虽然其有效成分含量未达相关标准以致效价不符,但是并非万千没有有效成分,且疫苗作为一种预防型药物而非直接治疗型药物又不会直接导致贻误诊治,所以在现有规则下几乎不可能认定涉事的百白破疫苗为“假药”,由此,自然也不可能以生产、销售假药罪来定罪处罚。


但是,笔者认为可以适用《药品管理法》中对“劣药”认定的兜底条款——“其他不符合药品标准规定的药物”,将该批百白破疫苗认定为“劣药”。


属于“劣药”,就可以治罪了吗?


未必。因为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生产、销售劣药罪属于结果犯,必须出现因为疫苗而导致的“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这种后果。但是就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尚未发现注射了问题疫苗的受众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后果,仅是因药效不足,将注射了相关药物的人员暴露在了本不应当被暴露的疾病风险之中,而这种风险并非此项罪名所要求的危害结果,因此就目前情况而言,对长生生物适用生产、销售劣药罪不太现实。


能否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我国刑法规定,生产者与销售者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的,就足以构成该罪。此罪的量刑最高可达15年有其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额50%以上2倍以下罚金或没收财产。


本次问题疫苗事件中,长生生物流入市场的百白破疫苗显然就是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充当合格产品,并且长生生物生产销售的25万余支疫苗的金额远远超过了定罪标准。因此笔者认为,就本次问题疫苗中的行为,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长生生物治罪,最为恰当。


对此也有不同声音。有观点认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和生产、销售假药罪以及生产、销售劣药罪系法条竞合关系,假药罪和劣药罪是专门针对药品而设立的特殊法条,因此,对于问题疫苗,只能考虑特殊法条即假药罪和劣药罪是否构成,不能另行适用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这种一般法条。


但是,笔者注意到:刑法第149条,对该部分法条竞合的适用,已有明确,即:在不适用特殊法条的情况下,如果符合一般法条的规定,应当适用一般法条。所以,笔者认为,长生生物难逃刑事处罚;在当下的刑法规则中,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就是可以惩治这个作恶者的利剑!


我们期待法律的公正审判。


相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