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百君文论>详情

“救人一时爽,全家泪两行”——评赵宇见义勇为案

发布时间:2019-03-30刑辨要闻
近日一新闻“福州赵宇救人却被刑事拘留14天,后续还可能被追责判刑。”事件在网上引起热议。有网友愤愤评论“见义勇为被刑拘14天,施暴侵害者却逍遥在外打麻将。”……


▲赵宇,视频截图。 视频来源:福建电视台新闻频道

舆论纷纷中,回顾该事件,案件的进展异常迅速,不起诉决定也算意料之中,似乎到此画了个“圆满”的结局。但是该案却有太多值得讨论的地方。


这起事件发生在2018年12月26日夜里。

2018年12月29日,赵宇便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14天。

随后,2019年1月4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以“故意伤害”向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赵宇,1月10日,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2月20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将赵宇移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在公开的移送起诉意见书中,赵宇的“罪名”由“故意伤害”改为了“过失致人重伤”。

21日凌晨,福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赵某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李某重伤的后果。鉴于赵某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综合全案事实证据,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PART 1

     福州市公安局发布《案情通报》,但内容有很多模糊,措辞选择存在明显倾向性。逐一分析:


1、模糊侵害人李某与邹某滤无私交的关系情况

通报称,李某与邹某滤2018年10月相识,有多次往来。但这种叙述是很模糊的,无法准确反应二人关系情况。据澎湃新闻报道,邹某作为夜总会陪酒服务员,服务过两次李某,无更多关系。通告内容却容易理解为二人存在私人交往,甚至关系亲密。而二人关系情况,是案件重要的背景因素。


2、模糊侵害人李某违背邹某滤意愿跟随到住处的情况

通告称二人酒后一同乘车到达邹某滤暂住地,该表述下二人似乎是一同自愿乘车去邹某滤住处。据澎湃新闻报道,邹某下班后坐车回家,在其不同意情况下李某跟着上车表示要送邹某


3、对李某侵害行为与意图一笔带过,淡化其侵害行为的恶劣性

通告称:二人在邹某住处外发生争吵,李某被邹某滤关在门外后踹门进入,并与邹某滤发生肢体冲突。但“肢体冲突”具体是什么情况,为何不具体表述?

要知一个男子跟随女性到其住处,踢门进入行凶,性质非常恶劣,严重侵害人身安全的行为。据邹某介绍,当时李某进屋后对其殴打,邹某室友跑出报警;李某则将邹某摁倒床上,用凳子砸,拉扯衣服,意图强奸。赵宇则称听闻争吵进房间后,看到李某对邹某卡脖子举拳。故按赵宇、邹某说法李某是在实施严重暴力,意图强奸。即便这只是一方说辞,公安机关也应当查明并表述李某如此恶劣行为的原因、目的为何。遗憾的是,通告对此根本未予提及,对李某恶劣行径轻描淡写,结合上文反似二人是异性朋友发生争吵一般。


4、强调赵某推倒李某后仍继续“殴打的事实,对当时客观情境和李某表现未予分析

从通告分析可知,赵某制止侵害,最初是拉拽李某致二人一同倒地,但李某的回应是打了赵某两拳,赵宇后将李某推到——这说明:第一、在赵宇最初拉拽制止侵害时,李某在暴力反抗和率先打人。第二、赵宇仅是将李某推到,李某继续侵害的能力没有丧失。

而正当防卫,并非是防卫人将侵害人打倒之后就结束,因为防卫人这种暂时优势是随时可以转化的。只要威胁没有消除,只要不能确定李某失去侵害能力和放弃侵害意愿,就应当允许防卫人采取进一步行为以确保侵害人无法反扑。

此外,赵某的防卫行为是一个连续过程。面对一男子对弱女子恶劣施暴的行凶,赵某赤手空拳赶到,仅是打两拳踹一脚,完全在正常防卫力度之内。还需明白,对不法侵害的制止,往往需要采取更高的暴力程度,而普通人是难以掌握的,不可能毫厘不差。不能因被侵害人尚未遭受严重后果而防卫造成不法侵害人严重损伤,就认定防卫超过必要限度。


5、对赵宇认定为防卫过当与认定其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是矛盾的

若赵宇防卫过当,其故意踹踢李某造成重伤,属于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他人身体伤害而仍然实施,是故意犯罪,构成故意伤害罪。因为造成重伤后果,起刑是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一点在刑法理论与实务是没有争议的。

但为什么晋安区公安分局却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定性,以该罪移送审查起诉呢?是否说明将赵宇定罪本身就没有底气,所以以过失犯罪定性以便检察院后续好消化处理。


6、对李某的侦办为何在案发后二月才迟迟到来

案件发生在2018年的12月27号,如果赵宇都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那么李某完全可能涉嫌强奸罪。为什么晋安区公安分局之前迟迟不处理,在舆论发酵之后的2019年的2月21号才对李某以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采取强制措施进行侦办。之前的两个月的时间,公安局在干什么?以上种种都是不能回避的问题。


Part2

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对赵宇不起诉的评析

首先应当肯定,检察院不管是在批捕阶段还是在起诉阶段,都把关比较好,作出了不批准逮捕和不起诉的决定。但即便如此,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仍然存在问题,为赵宇案埋下后遗症。


检察院虽然作出不起诉决定,但前提认为赵某已经构成犯罪,作出的是构罪不起诉决定。在该情况下会产生两个问题:第一、可能降低对侵害人李某行为性质的评价。若李某跟踪邹某欲行不轨,施暴意图性侵,则防卫人具有无限防卫权,防卫将李某致死致伤都不应被追究刑责。检察院认定赵某防卫过当,予以否定评价后,势必模糊李某的行为性质,潜藏导向容易将李某行为性质下滑降格。第二、构罪不起诉决定意味赵宇对造成李某受伤负有责任。故李某完全可以到法院去起诉赵某,要求赔偿医疗等费用。可以说,不起诉决定书是李某索赔的依据,检察院为李某向赵某索赔作了背书。


因此该案虽然对赵宇作出不起诉决定,但整个事件尚未结束。赵宇应当选择申诉,要求检察机关撤销其构成犯罪的结论,直接认定其行为是正当防卫而不构成犯罪。赵宇在微博表示已经提起申诉。


结语

不论是作为一个法律人,还是作为一个普通群众,都希望正当防卫真正保护的是那些有正义感的见义勇为者,而不是成为侵害者的护身符。“罪名四百条,防卫无一条;救人一时爽,全家泪两行”——这样的情况,我们希望不再发生。